网站首页 教会新闻 牧灵福传 政策法规 教区概况 修会园地 圣经天地 灵修生活 教会历史 教会礼仪 圣堂风貌 公益事业 法典文献
导航栏目
· 世界教会史
· 中国教会史
· 历史人物
· 圣人传记
热门排行
· 三原教区王全守神父安...
· 周至教区李本笃神父安...
· 三原教区武官坊会热烈...
· 若瑟之家孤儿院
· 渭南教区韩家会隆重举...
· 陕西天主教网公告
· 马庄小雅村一场特殊的...
· 汉中教区圣油弥撒及祝...
· 天主教历次大公会议内...
· 第十届神父进修班招生...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教会历史
基督将军冯玉祥
发布时间:2012-04-04  |  信息来源:陕西天主教  |  点击次数:2235


冯玉祥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冯玉祥是一个重要的、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从一个小兵,升至一级陆军上将。他虽身居高位,却始终保持平民本色。他原是北洋直系将领,却倒戈相向,自成一派。他曾反共又亲共。他曾联蒋又反蒋。他从一个典型的旧军人,最终转变成一位民主的斗士。冯玉祥的国民军(也称西北军),曾是中国近、现代军阀混战中的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谈到中国近代军阀,不能不提及冯玉祥及其冯系也称西北系的军事集团。

  冯玉祥,字焕章,原籍安徽省巢县,1882年11月6日出生于直隶青县兴集镇。父亲冯有茂是淮军中职位低下的哨官。冯玉祥少时家贫,只读了1年零3个月私塾。11岁时,为了挣得每月3两3钱的饷银,在他父亲所在的营中补了兵。他本名冯基善,冯玉祥这个名字,是补兵时管带随手给他写上的,以后就一直沿用了下来。1896年他14岁时,正式入营当兵,参加过修筑大沽口炮台的劳役。熬到20岁那年,他才作为教习,每月拿4两8钱饷银,担任喊口令的任务。这时,他看到袁世凯的新建陆军在教练、装备等方面比旧式军队先进,于是,他抛弃了通过苦练得来的教习职位,投靠新军。

  到新军以后,冯玉祥由于体格魁梧强键,声如洪钟,加上勤学苦练,颇得上司赏识,不久便升任副目、正目,3年后便升至哨长(排长)。不久,他与协统(旅长)陆建章的内侄女成婚,得到陆的提拔,1911年升任北洋军第20镇的管带(营长)。

  1911年前后,冯玉祥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冯玉祥与军中的革命军官王金铭、施从云等一起发动了滦州起义。起义失败,王金铭、施从云牺牲,冯玉祥被拘禁,随后被递解回籍。1912年民国成立后,冯玉祥重被陆建章起用,授任营长。1914年升任第7师第14旅旅长。同年10月,14旅改为第16混成旅,冯玉祥任该混成旅中将旅长。

  1915年,袁世凯称帝,护国讨袁战争爆发。当时,冯玉祥率军在四川,归袁世凯的亲信陈宦指挥。袁世凯的领兵大将曹锟、吴佩孚、张敬尧等也都在四川,他们共同威胁和利诱冯玉祥支持袁世凯称帝,好从中得到升赏。在此关键时刻,冯玉祥深明大义,反对倒退,加入了讨袁护国的行列。他一方面与护国军首领蔡锷将军联系,一方面力劝陈宦不要与护国军为敌,应宣布四川独立,反对袁世凯称帝。陈宦在冯玉祥的劝说和压力下,终于通电宣布四川独立,反袁称帝。此举给予袁世凯沉重的打击,不久袁便忧愤死去。

  1916年,冯玉祥被反动势力排挤,离开部队到北京郊外的西山赋闲。听到张勋复辟的消息以后,冯玉祥立即回到部队驻地廊坊,指挥部队参加讨伐军,并通电反对张勋复辟。冯军攻入北京城,平定了复辟丑剧。冯玉祥还主张驱逐清逊帝溥仪出宫,把皇宫的财产和文物收归国有。但是,段祺瑞不准,使得冯玉祥的主张当时无法实现。

  1918年,孙中山领导的护法战争爆发,段祺瑞派冯玉祥的第16混成旅去福建和孙中山的护国军作战。冯玉祥趁南下之机,率部在武穴通电主和,反对段祺瑞穷兵黩武。段祺瑞十分恼怒,要罢免冯玉祥。但全军将士拥护冯玉祥,坚决要求冯继续任职。段祺瑞害怕事态扩大,只好收回成命。但是,时任总统府高等顾问的陆建章因支持冯玉祥,被段祺瑞指使徐树铮诱杀于天津。从此,冯玉祥开始和孙中山先生交往,并逐渐倾向于革命。同年10月,冯玉祥被任命为湘西镇守使。

  其时,张敬尧军驻湘北,吴佩孚军驻湘南,冯玉祥驻湘西;张荼毒湘人,吴、冯却甚得民望。吴善治军,且识时势,每有惊人之论,冯叹曰:"此君鹏程万里,必不久居人下也。"于是曲意交欢,事之如兄长。吴也重视冯的口碑,倾力提拔。

  冯玉祥驻军湖南时,百姓抵制日货,冯也倡导甚力。日本领事闻讯,派人到常德质问冯,认为他没有尽力保护日侨生命财产。冯拍胸脯说:"烦您转告贵领事,保护外侨生命财产,是我的职责所在!"即日传令,每家日货商店,均派兵两名为守卫,昼夜不辍。这样一来,日货商店无人敢问津,日商损失甚巨,日领事又派人来质问,冯玉祥怫然不悦:"从此以后,其有危害贵侨生命财产者,恕不负责!"

  1920年的直皖战争,直、奉联合打败皖系,把持了北京政权。1921年,北京政府撤销皖系陈树藩陕西督军职务,改由直系阎相文继任。陈树藩拒不卸任,致使阎相文决定以武力接收。冯玉祥的第16混成旅为入陕接收的先锋部队。冯玉祥将全旅编成3个纵队,由张之江、李鸣钟、张维玺率领,从河南直入陕西,经过几番激战,击败陈军,并把陈树藩赶出西安,阎相文顺利入城接任。第16混成旅作战有功,扩编为第11师,冯玉祥升任师长。同年8月23日,陕西督军阎相文在督署内突然吞服鸦片自杀,冯玉祥继任陕西督军。

  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开始奉军占了上风,吴佩孚在长辛店失利,急调冯玉祥救急,同时任命冯玉祥为后方总司令。冯军兵分三路向奉军发起攻击,不久,大破奉军。5月5日,与奉军勾结的河南督军赵倜发兵偷袭郑州。冯军又与赵倜和鲍德全的部队在郑州展开血战。5月9日,冯军发起反攻,大破赵部,并追击赵部残兵至开封。这场直豫战争(也称河南战争)结束后,冯玉祥被任为河南督军。

  冯玉祥在河南很快开始着手整训和扩充军队,改编了两个补充团和一个学兵团,不久又将这三个团扩大为三个混成旅,加上原有的一个师,冯军开始变得举足轻重。由于冯玉祥屯兵开封,与洛阳的吴佩孚在一条铁路线上,朝发夕至,鸡犬相闻,遂成为吴佩孚的心头大病。冯玉祥有些新派思想及平民作风,治军严谨,严禁烟赌娼妓,这些做法,使吴佩孚怒不可遏,斥责他是"赤化",两人关系日益恶化,吴佩孚操纵中央,于1922年10月由黎元洪总统调冯玉祥到北京任陆军检阅使,这是个有职无权的闲差,实际上是把冯玉祥逐出河南。

  冯玉祥出任陆军检阅使两年期间,主要精力用于训练部队。冯玉祥是小兵出身,深知士兵的苦楚,所以他既治军严格,又十分爱护士兵。他不准官长侵犯士兵利益,要求官长与士卒同甘苦。他特地规定,只准上级请下级吃饭,不准下级请上级吃饭,只准上级给下级送礼,不准下级给上级送礼。冯玉祥对下级军官都很熟,不但能叫出他们的大名,而且记得很多人的小名。他常常与士兵打成一片,毫无大官的架子。他还曾亲自给一个得败血病的士兵献过血。

  冯玉祥祖辈贫穷,历经磨难,成为高级军事将领后,他身上还保持着普通农民和下层士兵的许多优点。他曾有一首诗这样写道:"平民生,平民活。不讲美,不要阔。只求为民,只求为国。奋斗不懈,守诚守拙。"冯玉祥要求部队要爱护老百姓,他让士兵左臂都佩戴着"不扰民,真爱民,誓死救国"的白布蓝字袖章,要求官兵把老百姓看成自己的父母兄弟乡邻亲戚。他还亲自编了《爱百姓歌》,要部队广泛传唱。对于害民、扰民的官兵,他的处罚相当严厉。冯军中曾发生过一个连长强迫老百姓换马,和一个士兵吃老百姓西瓜不给钱的事,结果那连长和士兵均被枪决。有一次,冯军行军途经怀柔和密云,道两旁都是缀满鲜红大枣的枣树,整整三个旅开了过去,也没有人去采摘枣子,树上仍然果实累累。

  冯玉祥把军队训练看得极为重要,他始终如一日地抓教育训练,并且不断改进训练方法和提高训练水平。1917年7月他率第16混成旅进驻常德,有了两年能正规地系统地训练部队的时间。他组织了教导队培养干部,成立官佐体操团提高技术水平,经常组织阅兵和行军;组织官兵学习文化、政治等知识。而他自己,也刻苦学习。他每天学英文两小时,学习时,即在门外悬一牌子,上书:"冯玉祥死了!"学完后开门除牌,向人说:"冯玉祥复活了。"后来,他可以在美国的街头用英文作反蒋演说。1922年10月他出任陆军检阅使后,又有了两年训练部队的时间。他在办教导队的基础上又办了高级教导团,对以前教导队毕业的人员再作培训。此外,还办了学生团和电学传习所、高级战术研究会等。

   冯玉祥还是基督教徒,故他除了有"民主将军"、"布衣将军"的美誉外,又有"基督将军"之称。

  由于冯玉祥注重部队的思想教育和军事训练,冯军的军风与当时凶恶蛮横的军阀部队完全不同,既得民心,战斗力也强盛,这为他日后发动北京政变,自成一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24年9月,直系军阀孙传芳、齐燮元进攻皖系卢永祥,爆发了江浙战争。奉系张作霖则以粤浙奉同盟为由,通电责直,率兵入关,响应浙卢。9月15日,15万奉军分六路向榆关、朝阳进攻,爆发了第二次直奉战争。曹锟火速电召吴佩孚到京主持战务,吴佩孚于9月17日到京,18日被任命为"讨逆军"总司令。吴佩孚在中南海四照堂点将,冯玉祥被任命为讨逆军第三军总司令,率部出古北口经滦平、承德向北进军,这一路交通不便,人烟稀少,地瘠民贫,不但行军困难,而且给养也无法解决。吴佩孚故意如此,企图使冯部陷于绝境。但却促使冯玉祥最后下定决心,相机倒戈,发动政变。

  冯玉祥受命以后,借口筹措军粮,修理军械,故意拖延出发时日,及至出发,每天只前进二三十里,10月1日才到达古北口,又以筹措给养为名停了下来。在古北口,冯玉祥静观战局变化,一面秘密与张作霖的代表达成倒直协议,一面与驻喜峰口的直系援军第二路司令胡景翼和京畿警备副司令孙岳秘密计划倒戈。胡景翼和孙岳二人,早年都曾加入同盟会,民国成立后,都曾参加倒袁运动和护国战争,胡景翼还曾出任陕西靖国军总指挥,他们都赞同冯玉祥倾向革命的主张和行动。

  几天以后,冯玉祥得到东线直系屡战失利的消息,同时又接到讨逆军总部参谋长张方严"九门口危急,望速进军"的电报,认为时机已到,遂于10月21日将后队改为前队,昼夜兼程。22日午夜,冯军第8旅旅长李鸣钟,第22旅旅长鹿钟麟,在负责戍守北京的孙岳配合下,一枪未发,首先率部开到北京,占领交通、电讯等重要机关。鹿钟麟派出一营兵力包围了总统府,将还在睡梦中的曹锟抓了起来,囚禁在中南海延庆楼上。

  10月24日,冯玉祥到达北京,通电停战。24日,冯玉祥迫使曹锟发表命令,撤销吴佩孚讨逆军总司令等职务。不久,冯玉祥又迫使曹锟自动辞职。曹锟的佞幸李彦青被枪毙,巨额财产被夺取。曹锟之弟曹锐服毒自杀。冯玉祥的北京政变,使直奉战争的形势急转直下,直军军心大乱,迅速溃败。吴佩孚由秦皇岛逃回天津,后又只得率残部乘舰狼狈南逃。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但在袁世凯和帝国主义威胁下,南京临时参议院通过了优待清室的八项条款,使清逊帝溥仪仍留居故宫,沿用宣统年号,享受皇帝的生活,如民初溥仪大婚,各地遗老及士民均奉贺礼,曾为大清国重臣的徐世昌贺礼

  2万元为最多,张勋、张作霖、曹锟等都有重礼,大总统黎元洪则特别从关税内拨出10万元,8万为清室优待费,2万为代表民国的贺礼。各地遗老到京祝贺者极多,而奉贺礼最多的一省,却是始倡革命的广东。对此,冯玉祥早已深恶痛绝。北京政变后,北京一些清末遗老和保皇党人乘机活动,复辟清帝之谣纷起。为此,冯玉祥采取果断措施,决定把溥仪驱出故宫。11月4日,黄郛摄政内阁会议议决修正清室优待条件五条,从即日起永远废除皇帝专号,与中华民国国民在法律上享有同等权利;每年补助清室家用50万元,另拨200万元开办北京平民工厂,收容旗籍平民;清室即日迁出宫禁,自由择居,民国政府仍负保护之责;清室宗庙陵寝永远奉祀,民国政府酌设卫兵妥为保护;清室私产归清室完全享有,其一切公产则归国民政府所有。11月5日,京畿警备总司令鹿钟麟向清室宣布了以上条件。并限令溥仪即日出宫。是日下午,溥仪及其妻妾,少数太监、宫女随其移居什刹海溥仪父亲醇亲王载沣的故居醇王府,后又移居天津日租界的张园。

  北京政变成功之后,冯玉祥联同胡景翼、孙岳将所部改为国民军,宣布脱离直系军阀系统,自成一派。国民军共三个军,冯玉祥任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胡、孙分任副总司令兼第二、三军军长。次年,冯玉祥任西北边防督办,所部驻扎北京、察哈尔及绥远地区,第一军改称西北陆军,归西北边防督办公署直辖,并增编为六个师又三个旅,因此,冯玉祥所属各部又被称为西北军。

  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囚禁曹锟,驱逐清室,脱离直系军阀系统,组建国民军,这些都是带有革命性质的重大政治举动。但是,由于政治立场的局限,冯玉祥不可能从根本上提出推翻军阀统治的政治主张。他一方面电请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一方面又与奉系军阀张作霖联合,推出段祺瑞就任中华民国临时执政,使政权又落到段祺瑞、张作霖手中。

  得知北京政变的消息及接到冯玉祥的电邀,在广州正在与共产党合作,改组国民党,成立国共合作统一战线的孙中山先生,也极受鼓舞,马上打电报给冯玉祥:"……大憝肃清,诸兄功在国家,同深庆幸!建设大计,即欲决定。拟即日北上,与诸兄晤商。先此电达,诸维鉴及。……"冯玉祥也立即回电孙中山,请早日北来,指示建国方针。并派马伯援为代表持他的亲笔信,前往广东欢迎孙中山先生。冯玉祥嘱咐鹿钟麟:"孙先生到京后,一定要尽力保护。"并说:"国民军的队伍,就等于孙先生的队伍,应听从孙先生的指挥。"

  孙中山于1924年11月13日抱病北上,17日到达上海,22日到达北京。当孙中山到达北京的时候,冯玉祥却因张作霖和吴佩孚的联合压迫,已离开北京。孙中山在旅途中积劳病倒,于3月12日在北京逝世。

  原来,北京政变后,冯玉祥、张作霖、段祺瑞三派共同把持北京政权。此时皖系的军事势力所存无几,段祺瑞政府的基础只是建筑在冯奉两系的军事均势之上。冯奉控制北京政权后,双方的矛盾不断产生并激化,11月及12月间,冯玉祥和张作霖先后采取"以退为进"的手法,提出辞职,恫吓对方。段祺瑞不得不从中调解,作出"巧妙"处理。1925年1月,段祺瑞准冯玉祥辞去陆军检阅使一职,专任西北边防督办;准张作霖辞去东三省巡阅使一职(各省巡阅使也一律裁撤),另加任张作霖为东北边防督办,以与冯的西北边防督办相对称。冯奉两系的势力范围也划分清楚,津浦线为奉系的发展方向,京汉线为冯系的发展方向。由于段祺瑞的撮合,冯张两人互换兰谱结为异姓兄弟,双方的矛盾暂时得到了缓和。

  由于冯玉祥部将鹿钟麟任京畿警备司令、张之江任察哈尔都统,李鸣钟任绥远都统,冯玉祥的西北边防督办并不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空衔。冯玉祥在1924年12月12日通电取消国民军的名称,并且宣布解除国民军总司令一职,但是国民军这个名称仍然被沿用,与西北军并称。冯玉祥的国民军第一军表面上仅有三个师,即宋哲元的第11师、鹿钟麟的暂编第1师和刘郁棻的暂编第2师,但是实际上该军已经扩充到7、8万人,加上国民军第2、第3两军,共有近18万人,成为北方除了奉系以外最大的一支武装力量。

  冯玉祥将军的民主倾向,受到共产党人和国民党人的关注。李大钊派人到冯玉祥的国民军中工作,并亲自对冯做工作。经李大钊和徐谦的介绍,冯玉祥结识了苏联驻华大使,决定为实现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请苏联政府派人帮助训练军队。1925年10月,苏联顾问到达张家口,冯玉祥派他们去训练军队,他自己也听苏联政治顾问给他讲政治课,并任命共产党员刘伯坚做他的政治部部长。

  国民军的日益强大以及冯玉祥的"赤化"倾向,引起了帝国主义及其各系反动军阀的恐惧和敌视,一场直奉晋联合讨冯的战争很快爆发了。

  1925年下半年,奉系张作霖加紧扩展地盘,多次入关,不仅南侵至长江下游地区,占有江苏、安徽、上海,在北京又极力压迫冯玉祥,在京畿地区构成了对国民军的三面包围形势。

  1925年11月,冯玉祥支持奉系将领郭松龄倒戈反奉,与郭松龄签订了"反奉密约"。11月23日,郭松龄在滦州起兵反奉。冯玉祥利用郭松龄回师进攻张作霖,奉军阵脚大乱之机,出兵占领了热河,继而攻下天津,驱走了奉系直隶督办李景林,夺取了直隶地盘。

  如果郭松龄反奉成功,国民军的处境会大为改观,但郭松龄与张作霖激战一个月,终因奉张有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而兵败被杀(详见第四章第三节)。北方战事正酣,南方的吴佩孚已东山再起,在武汉组成十四省讨贼联军,挥军北上。吴佩孚与张作霖很快达成"谅解","讨贼"变成了"讨赤",共同攻击冯玉祥。

  冯玉祥在直奉两军的前后夹击之下,为了转移视线,保存实力,于1926年1月1日发出辞职通电,并竭力辩白自己没有"赤化"。冯玉祥还派人分别去见张作霖、吴佩孚,希望停战议和。但直奉军阀意在消灭国民军,仍然调兵遣将,不断进逼。冯玉祥只好出走包头,准备赴苏联考察,部队交给张之江、鹿钟麟等。面对日益危急的形势,国民军诸将领由孙岳出面(当时胡景翼已病逝),主张通电商请冯玉祥出山,重新主持大局。当时的许世英内阁,也派陆军总长贾德耀亲赴包头面见冯玉祥,敦劝他打消出国下野之意,务请出山。但冯玉祥不愿卷入这场军阀混战的旋涡,去意已定,坚辞不允。他为了寻求革命的道理,于是年五月赴苏联考察。

  1926年1月下旬,国奉战争(也称冯张战争)正式开始。东北张作霖的奉军,以讨伐郭松龄残部魏益三为名,兵进山海关,进攻热河、滦州。在山东由李景林、张宗昌组成的直鲁联军,沿津浦路北上反攻天津。在湖北的直系军阀吴佩孚,在河南打败了国民二军岳维峻部后,兵进河北石家庄,在山西的晋系军阀阎锡山,与吴佩孚相呼应,兵出娘子关,南攻顺行,北攻保定。国民军遭到了直、奉、晋等军阀的联合进攻和包围,最后退守北京。鹿钟麟在北京发动了第二次政变,驱段下台,释放曹锟,愿意迎吴佩孚进京主持政局,但遭到吴佩孚拒绝。4月15日,国民军撤出北京,退至怀柔、延庆、蔚县、多伦、怀来、涿鹿等地,主力各部退到预设阵地的南口。

  国民军推张之江为总司令,将国民军编为七个军,以鹿钟麟、宋哲元、李鸣钟、郑金声、门致中、石友三、刘郁棻分任军长。以鹿钟麟为东路司令,率国民军主力守南口、怀来;以韩复榘、石友三守地泉、丰镇,以防晋军断其退路;以宋哲元为西路司令,由热河撤防回守多伦。1926年5月,南口大战爆发。"讨赤"联盟军分别在延安、赤城、独石口、沽源、多伦和南口等地向国民军各部发起进攻,在约两千里战线上展开战斗。直奉晋联军共五十多万人,战况空前激烈。直军吴佩孚在直鲁联军张宗昌的配合下,担任南口正面攻坚战;奉军吴俊升率部出热河攻多伦,直下张家口;晋军商震部北出大同以断国民军的退路,企图将国民军消灭在塞北草原上。国民军顽强抵抗,在南口战场,国民军阵地沟深壕涸,前置电网,后设地雷,防御工事长达百余里,联盟军猛攻多日,竟不能前进一步。

  联盟军的兵力虽然多于国民军数倍,但直、奉、晋各派军阀各有各的打算,联盟军内部并不统一,作战亦难以协调,在直军中,孙传芳陈兵徐州,准备夺取山东;靳云鹏在南口前线按兵不动,并和国民军信使来往不断,准备配合国民军夺取山西;在奉军中,李景林因曾支持郭松龄而见疑于张作霖,准备回师天津。国民军既与孙传芳、靳云鹏、李景林有如此默契,便于5月中旬,在晋北丰镇、阳高突然向晋军发起猛攻,大破晋军,雁门关外要地尽为国民军占有。

  6月,吴佩孚免去靳云鹏的十四省联军副司令、第一军总司令等职务,张宗昌也将李景林部缴械,直、奉、晋各派军阀取得了谅解后,7月,又重新部署兵力,进攻南口。在北路,奉军吴俊升部由多伦攻沽源直下张家口;在正面,由直鲁联军为主攻,经昌平、沙河攻南口,其右翼为奉军一部,在张学良的指挥下经永宁、延庆直下南口后背;其左翼为直军,下分两线,一线由门头沟向怀来,一线由涞源、蔚县攻天镇;在晋北,晋军也发起反攻,攻占广灵。

  国民军在联盟军三面围攻之下,艰苦作战,坚持了三个多月。最后,由于多方作战,给养困难,饷械无补,且各部将断绝联络,加之士兵伤亡过半,不得不于8月15日下令总退却,向西突围。退路线均是穷僻之地,联络困难,交通不便,给养医药无着,加之天气寒冷,后面追兵不舍,国民军节节溃败,损失惨重。各部将深感前途无望,因此自寻出路,一部投向山西阎锡山手下,一部开往绥远等地。至此,为时近5个月的南口大战全部结束。这场军阀大战从1月战至8月,双方死伤惨重,这也是北洋军阀之间最后的一次大混战。

  冯玉祥在1926年元旦通电辞职后,即离开部队到了包头。同年5月,冯玉祥赴苏联考察。在莫斯科期间,冯玉祥经徐谦介绍,正式加入了中国国民党。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任命冯玉祥为西北国民军党代表。1926年7月,广州国民政府举行北伐。8月,冯玉祥结束在苏联的考察访问,偕同苏联顾问多人秘密离开苏联经库伦回国。途中,冯玉祥派出刘骥到广州同国民革命军商谈南北会师问题。9月16日,冯玉祥等抵达绥远五原后,即同当地国民军将领孙岳、方振武、弓富魁以及于右任、徐谦等共同决定组建国民军联军,由冯玉祥出任总司令。9月17日,在五原举行誓师典礼,宣告国民军联军正式成立。冯玉祥在典礼上发表宣言,声明国民军联军是民众的武装,遵奉孙中山先生的遗嘱,进行国民革命,实行三民主义,要为解放被压迫之中国民族,解除军阀之压迫而奋战;宣布国民军联军完全脱离北洋军阀的系统,并宣布国民军联军全体加入国民党。

  五原誓师后,国民军各部纷纷来投,计约集五六万人。其所属各部是:第1军军长为陈希圣;第2军军长为方振武;第4军军长为徐永昌;第6军军长为石友三;第8军军长为韩复榘;第2师师长为孙良诚;第5师师长为冯治安;第7师师长为马鸿逵;第10师师长为刘汝明;第12师师长为孙连仲;骑兵第1师师长为张万庆;骑兵第2师师长为赵守钰。

  冯玉祥面对当时的局面,根据李大钊等共产党人的建议和国民政府的要求,决定采取"平甘援陕,联晋图豫"的方针(当时阎锡山已被广州国民政府任命为北方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在陕西,国民军第三军第3师杨虎城部和陕西军务督办李云龙的第10师等部,被吴佩孚的刘镇华部7万军队围困已达8个月之久,西安城战况危急。冯玉祥命令佟麟阁、孙连仲两师入甘肃,帮助在甘肃的孙良诚、张维玺部肃清了吴佩孚的势力,随后入陕。又命韩复榘等部进驻宁夏,徐永昌率部入晋,归阎锡山指挥。11月下旬,国民军联军孙良诚、方振武、马鸿逵、刘汝明、孙连仲等部合击刘镇华军,使刘军全线溃退。11月28日,西安之围得以解除。

友情链接
中国民族宗教网
福音时报
河北神哲学院
佛教在线
中央统战部
陕西省统战部
陕西宗教局
基督教资讯平台
长青家园
天人彩虹桥
天主教在线
陕西基督教两会
中国宗教研究中...
北京天光网
中国天主教神哲...
中国基督教网
中国宗教网
汉中教区
中国天主教
三原教区
西安教区
国家宗教局
风翔教区
信德网
和谐网
关于我们 | 服务指南 | 著作权与商标声明 | 法律声明 | 服务条款 | 隐私声明 

Copyright 2006-2008 网站制作硅峰网络西安建站专家 陕ICP备08100705号-2